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五老庐

壶奴茶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阅读我的日志,您会对我了解得很深刻。博友须转发鄙人日志请打招呼,并注明转自五老庐字样。

老娘  

2010-03-21 14:33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老娘今年八十。我弟兄们商量,今年老娘的大寿,一定要排场,热闹。摆它几十桌酒席,叫上一班子响家,新老亲戚全通知到,美美乐合一天。如今,一个屁小孩满月,十二岁都要大操大办,以老娘的劳苦功高,怎麽样办都不会过分。不然,我们心里不美气。

   老娘生养了我们兄妹六个。然而,由于爷奶去世早,她和父亲还得帮着两位叔叔各自成家,又打发了两个姑姑出嫁。那时节,家里老是揭不开锅,熬点野菜,蔓青或者红薯,给全家人舀完,她只好用铁铲铲掉遗落在锅边沿上的剩余,和着泪水下咽。小时侯,过年是最开心的时节,然而对母亲却是灾难。我兄妹多,谁不得添一件新衣裳?常常是除夕的鸡叫天亮,鞭炮声四起时,我们的新衣才作好。我们穿上衣服兴高彩烈四散跑去,母亲却累得再也爬不起来。家务繁重,物质匮乏,还不是母亲最大的负担,精神上的受歧视,才是母亲的最难忍受。我家临解放时有几亩薄田,没有劳力耕种就顾了个长工,被划作地主成分。母亲虽然没当作地主分子对待,作为子女也遭人白眼。母亲生性倔强,从不人前示弱。她白天去农业社干活,晚上做家务,即便如此,每年还要欠款。年终结算时,不是扣了粮食,便是扣了棉花。父亲教书在外,我兄妹都小,母亲就这样一天天挺了过来。

     母亲的人生遭受过两次重大打击。一次是在八十年代初,我的二弟意外触电身亡,母亲悲痛欲绝,很长时间都缓息不过来。之后,她便将我不足周岁的小侄子扶养起来,一直养到研究生毕业,参加了工作。第二次是九十年代中期,她突然得了脑中风,言语行动都不方便。多亏我四弟是医生,治疗及时,也由于母亲生性坚韧而豁达,倒也没落下明显的后遗症。此后,母亲把全部心雪用在了孙子孙女身上。她的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共十一个,哪一个不是她一手拉扯大的?

    我最难以忘却的,是在她做了太奶,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大重孙时的情景。她将双手反复地在身上拭擦后,表情凝重地从孙媳妇手中接过重孙,然后缓缓低头,一口吻在重孙的小额头。这一吻,足有半分钟,那专注,那深沉,那陶醉,那满足,使我懂的了什麽才是真爱,大爱。如今,老娘已有了重孙重孙女外重孙外重孙女四个,每逢节假,当他们随着爷奶爸妈去探望太奶,总是老娘最高兴的时侯。老娘亲亲这个,模模那个,她的笑容便比鲜花还要灿烂。诗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八旬寿高功更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朴善韧是节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世同堂多和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笑指百岁大目标

   

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21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