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五老庐

壶奴茶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阅读我的日志,您会对我了解得很深刻。博友须转发鄙人日志请打招呼,并注明转自五老庐字样。

思念  

2010-04-23 13:49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离开我工作过的小镇二十多年了,那些人,那些事,总时常出现在我的眼前。那是我人生最值得思念的时段之一。

    虽说是个站长,其实手下只有一兵一队。兵,为我守着办公室兼读书管理员。队是电影队,在各村不断巡回演出。其它各项工作,总在我一人肩上。初到任,只有一座舞台伴着荒凉,四周杂草有一人多高。经过我一年多的奋斗,两排共二十间宽畅明亮的排房拔地而起。我还为舞台配制了一千多个水泥座位。又把那高底不平的荒地,建成了一个高标准的篮球场和羽毛球场。四周的法国桐和钻天杨,全是我亲手栽,想必现在已如碗口般粗,枝繁叶茂浓荫蔽阳。

    我工作最繁忙的时候是腊月和正月。排完了社火排戏曲。跑罢了这村跑那村。去县上汇演,我是领队又是导演。还有篮球队和乒乓球队,也是领队兼教练。平时抓抓创作,搞个展览,配合乡里的中心工作。由于工作努力,不是县里夸奖,便是专署表彰。那时,人模狗样,尽显风光。一个文化站,把小镇的三教九流全都吸引过来,因为,谁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喜爱的娱乐项目。

    实在难忘,花白头发的老书记,总是在掌灯时候来访。我知道,那麽多的事,那麽多的会,还有那麽多的是是非非,他的白天非常宝贵。也许是放松,也许是劳累,进门他就要躺到我的床上打盹。鼾声中,他会喃喃地说,兄弟,谢谢你,你给咱乡撑起了一片天地!

     实在难忘,街口饭店那位掌勺的大爷,因为我送给他几张戏票,数年间把我照顾得体重增了十斤。专署剧团难请,我倒是请过几次,让大爷过足了戏瘾,大爷把功劳记在了我的帐上。直到我离开小镇回到县上,大爷还托人给我捎过一次香喷喷的卤肉。

    实在难忘,我的众多弟兄们,我只是给他们辅导辅导演技,或者给他们设计个音律。而在我自己在老屋修建茅舍时,他们不约而同地到我家齐聚。他们与我一起,头枕木椽,身盖薄被,直到毛庐竣工,才各自回营。

    实在难忘,那个多情的“小芳”。我只是给她捎买过几本关于裁剪的书,给她们讲过几节所谓人生理想的课,她几次将煮熟的鸡蛋偷偷塞进我的衣裳。不敢针对那火辣辣的目光,只是心紧缩,泪满框。原来,天是那样蓝,阳光是那样灿。

    ······

    我给与他们的,是我的本份。他们给与我的,是可贵的纯真!

    我的兄弟姐妹们,我永远思念你们!诗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生获至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纯朴见真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生当铭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澈无埃尘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11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